1. 首頁
  2. 社交

內測付費閱讀后,微信公眾號能“換新顏”嗎??

內測付費閱讀后,微信公眾號能“換新顏”嗎??

張小龍在微信公開課上PRO宣布將向短內容發力的畫面尚在眼前,微信便有了新動作。

1月15日,微信官方宣布微信公眾平臺正在灰度測試訂閱號付費功能,符合開通條件的訂閱號即有機會被灰度。隨后,公眾號“三表龍門陣”成為第一個測試付費內容的勇士,并定價為1元。

對于微信內測付費閱讀的舉措,評價可以說是兩極分化。

支持者認為,微信此番內測付費閱讀,對于有需要的人來說已經是等了許久。早在2017年,知識付費風口正盛,微信便嘗試推出公眾號付費閱讀。

當時,IT評論人洪波在朋友圈分享文章《我為什么現在開始出來賣以及這個公眾號還會更新嗎?》,并表示將開設收費專欄。馬化騰在下面評論“應該等微信公眾號付費閱讀啊”,并表示“已經反饋了,爭取加快”。

此后三年間,微信確有嘗試推出文章贊賞功能,但對于想要通過公眾號進行變現的創作者來說,文章贊賞大多是杯水車薪,廣告投放、全平臺運營依舊是創作者的主要變現方式。隨著廣告業受大環境影響,創作者迫切需要一個新的變現方式。

與2016年知識付費元年相比,經過四年時間發展,知識付費用戶基礎得以奠定,用戶愿意度提升,微信在此時推出公眾號內容付費,自然也能夠幫助創作者實現變形。

與此同時,隨著微信公眾號的持續推進,公眾號已不再為KOL所有,人人都可以成為公眾號創作者,書寫自己的內容。但這也意味著,抄襲、水稿、標題黨始終存在,當內容付費成為主流,公眾號創作者也將經過大浪淘沙,從而留下經得起考驗的內容創作者。

當然,以上現象僅為理想現象。持不同意見者給出了另一個思路,大浪淘沙是一個長期的過程,在實現這一過程前,用戶已為標題黨所困擾,并成為被標題黨們收割的“韭菜”。以至于用戶體驗受到影響的同時,公眾號內容口碑也受到影響。

同時,內容付費更像是頭部KOL的狂歡。GQ實驗室曾撰文《微信公眾號是夕陽紅產業了嗎?》表示,“夕陽紅”言過其實,但或多或少微信公眾號都與以前不同了。

最為明顯的就是文章打開率下降,增粉愈發艱難。除了已有一定忠實用戶基礎,或者內容足夠吸引人,相比于唱跳俱佳的短視頻內容,公眾號文章的競爭優勢并不明顯。曾經以一篇爆文吸引粉絲無數的時光,終究還是過去了。

這樣一來,在吸引用戶打開文章之上都出現焦慮的創作者,面對著內容付費只能說是“心有余而力不足”。很有可能出現變現不成,反而掉粉的現象。作為“第一個吃螃蟹的勇士”,三表也出現了一定的反差。以往動輒上萬的閱讀量,截至發稿前,這篇“全網第一”的付費閱讀人數僅超過5千。

三表在評論區的回復內容顯示,公眾號運營者可在后臺看見整體閱讀量,并通過前臺顯示的付費閱讀人數,自己計算轉化率。

此外,正如微博推出的付費問答,其評論區也會有付費者截圖分享問答內容一般,公眾號付費閱讀僅能阻擋復制文章內容,卻不能阻止截圖再將圖片轉化為文字,也就無法保障創作者的收入。

但正如GQ實驗室提到的,公眾號創作者此前一直面臨的是增量市場,當存量市場到來之時,難免會有些不適應。對于內容付費,自然覺得困難重重。好在,觀望了許久的微信終于邁出了第一步,以上問題,微信也將在測試中不斷發現,并給出合理的解決方式,從而舊妝換新顏。

發表評論

登錄后才能評論
2019年藏宝图芙蓉泣露香兰笑